黑腹杂记·吾欲

作者: 腹黑猫 分类: 文章 发布时间: 2016-08-09 09:37
一日,语萌曰:『搿。』萌乃不许,吾伤之。方其舞勺,天真烂漫,可怜无比;及其舞象,稚气始退,不复然也。于是余有叹焉:情如野马,漂浮不定,不可捉摸。身置其间,常幽微难明,瞻之在前,而忽焉在后。
嗟呼!向时与萌游,如在昨日。月落日升,物是人非。前年,余始识之于群。吾不善言辞,故言之甚少。久焉,乃相知。当是时,将之庠序,二旬不得与之谈。萌曰:『感伤莫名。』岂非吾也?然今何如?言之日愈少,或因致学,得无特以此乎?
比幸与一故同窗,言行之间不复前者,相去甚远。人随事迁,可知矣!
人之经事相异,惟其前后致一,固知其不可也。而吾常叹世人之皆变而独吾之未变。每念及此,常泣下沾襟,不能自已。持之若是,不亦愚乎?
呜呼!吾之所欲者,不移之情也,恐不可得。惟惜今时、今人而已。
属文谨以之萌,凡三百四十五言,毋相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云